互联网时代读书的方法

时间:2015年01月31日信息来源:互联网 点击: 收藏此文 【字体:

    说一点特没劲的事:读书。先说一个段子,据说有一年北大开了两门选修课,一门植物学,一门动物学。植物学老师比较鸡贼,上第一堂课时就做广告: 我建议大家还是选植物学。为啥呢?你想校园里这么多花花草草,包括那些像花一样美丽的女孩子。约会的时候你能告诉她:这是什么花、那是什么草,显得多有学 问啊!你学动物学有啥用呢?总不能天天去动物园谈恋爱吧?你在动物园里追上的女孩子能是什么样的呢?此言一出,果然广告效果非常好,动物学选修课没有什么 人,植物学这边倒是立马人满为患。

    这个场景生动地告诉我们,传统的知识构成和我们要面对的未来世界的知识构成有什么区别。原来 “schole(school的词源)”这个单词是休闲的意思,就是雅典城那帮吃饱了没事干的人,天天跟着苏格拉底在城里转悠闲聊。他们不是学习而是休 闲。读书是人们吃饱喝足后追求的一种精神享受。

    可是近代化以来,教育不再是这么回事儿了。教育已经变成人类一项沉重的知识负担。因为随着工业化的发展,各个门类的知识疯狂增长,知识变得越来越沉重,我们必须建立一个体系把这些知识给年轻人灌下去。

    在近代以前什么叫孩子?就是未成年的人,那时没有少年教育和儿童教育这些概念。但是随着现代化教育出现之后,我们就觉得孩子是一个罐,从小罐到大罐摆成一 排,然后往里灌东西,越大灌的东西越多,越分门别类。所以形成了从小学、中学、大学、研究生、博士、博士后这样一个非常漫长的金字塔阶梯,让一代代年轻人 去攀爬。

    可是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个金字塔轰塌了,变成一个一个的知识碎片。我们发现,现在获得知识没那么困难,干嘛非得一路往上爬呢?

    清华的保安都可以上研究生了,一个叫当年明月的海关公务员也可以写出一本最受欢迎的明史,任何人都可以自学成才,而这些其实都是互联网给我们带来的。它的本质是什么?就是知识重新回到悬疑和场景。

    什么是悬疑?要知道整个知识体系在建造的时候,都是按照问题去建造的。比如说原始人学数学,二以上的就算不清,一知道,二清楚,三就不清楚了,三以上的都叫 三,古汉语中就用三表示很多的意思。所以最开始的数学能够把计数这个事情弄清楚就行了。比如打了一头牛,两只羊,三头鹿,然后计个数。数学史上的每一个发 明都是针对当时的具体的问题。可是到我们学数学的时候,老师从来不讲这些,只是拿一些方程、公式、定理让你去背。

    背书这种方法,在传统社会是可以的。司马光就告诫年轻人说,读书一定要背。为什么要背呢?你把书背下来,你就有很多闲暇时间去消化,比如在床上睡不着的时候把背熟的书像牛反刍一样倒出来琢磨。

    你看民国时期的知识分子治学,目不窥园几十年,非常用功。我还记得孟森先生一篇小文章中有一个小段子。他带了一个叫商鸿逵的研究生,后来也是著名的明史专 家,有一天孟森到公寓去看商鸿逵。看完之后说挺好的,临走的时候指着门后一个痰盂说,平时就在这儿读书,不要出门了。为什么?就是说,你上厕所就在痰盂里 好了,每天倒一次痰盂,剩下的时间就不要出门了。

    再比如明史专家吴晗先生,他从大学时代就开始编一本书,叫《朝鲜李朝实录中的中国史料》,皇皇巨著十几本。那是可以完成的,一旦完成以后,他就占据了学术金字塔的顶端,他就是专家了。

    那时候做学问是可以这样的,因为知识的总量还没那么大,如果一个人目不窥园几十年,他是可以把他学的这个专业的门类全部拿下的。可是在现在这个社会你觉得还 有可能吗?那么庞大的知识总量你怎么去攀爬?如果再用过去的传播手段和学习手段,它会把人压垮的。古人老说一句话“君子格物致知”,就是说要穷尽物理,所 有的事情的原理我都得知道,所有的物体里面的性状我都得知道。你看王阳明“格”竹子,“格”一根竹子都吐了血。现在你弄一个iPad格格试试,那还不得格 死了去。

    用传统的治学方式来吸收如此庞大的知识总量已经不可能了,那怎么办?这就回到我们前面讲的,从自己的应用场景出发来重新构建你 的知识世界,这是读书的不二法门。工业社会强行地把知识大卸八块后给我们灌下去的,可是实际上在知识的积累过程中,难道不应该根据应用场景,根据当事人的 具体困惑和困难,一点一点堆积出来吗?

    我还记得我上大学的时候学高数和微积分,从导数开始学起。文科生学高数真是造孽,一学期下来一脑 子雾水和浆糊,最后我生拉活拽总算是考了一个及格。但是说实话,我真的理解什么是高数和微积分是很多年之后业余学了一点经济学,才明白原来数学的微积分是 解决变量和趋势的问题。这就是为什么翻开经济学的书里面有那么多微积分的公式,因为经济就是解决未来发展趋势的。可是这对于发明微积分的牛顿、莱布尼茨来 说,这不是问题呀。这就是传统的知识结构和我们的应用场景之间的脱节。

    传统的知识建构还有个毛病:所有的这里面培养出来的精英和知识都 只告诉你结果,而故意隐去他为什么关心这个问题以及得出这个结果之前艰难而有趣的过程。比如著名的数学大师高斯,同时代的人评价他说,高斯就像是一只狡猾 的狐狸,他用尾巴把所有他得到这个结果的痕迹扫得干干净净,最后就给你一个非常完美而漂亮的知识结果。这就是传统的知识体系。

    现在我们主张怎么做?主张根据每个人的应用情况,用你的兴趣把自己的心当作一颗种子,在你的环境里种下去,然后寻找你最需要的东西,一点一点地生长,而不要囿于传统工业社会里一个一个的学科分类。

(作者:罗振宇 编辑:admin)
文章热词:读书的方法

上一篇:雏鹰已张 当飞高空

下一篇:大师的学生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

 以下是对 [互联网时代读书的方法] 的评论,总共:条评论

最新美文

推荐美文

热门美文